彩票大赢家老时时彩
美域健康網

400-882-3548

首頁 > 合理用藥 > 文章詳情

非小細胞肺癌的分類,肺腺癌靶向藥物的選擇?

  非小細胞肺癌(NSCLC)分為:腺癌、鱗癌、腺鱗癌、大細胞癌、和肉瘤樣癌。非小細胞肺癌比較常見的包括有腺癌鱗癌以及腺鱗癌等不同的病理類型。大家都知道非小細胞肺癌有很多靶向藥治療。今天我們重點介紹下非小細胞肺腺癌的基因突變類型及靶向藥的選擇。

  肺腺癌:

  1.結節≤3cm,已切除病灶,判斷腫瘤浸潤情況是很重要的。

  2.浸潤性癌:具有腺樣分化的惡性上皮性腫瘤,其也產生粘蛋白或表達肺細胞標記物。肺泡,乳突,微癌,鱗狀或實性生長模式。其中約5%為綜合組織亞型,并根據其主要模型進行分類。對于浸潤性腺癌,該成分至少出現在一個結節中。且最大徑>5mm。

  3.侵襲性腺癌變:黏液性、膠體性、胎兒性和腸道性腺瘤。

  肺腺癌的基因突變類型及如何選擇靶向藥?

  肺腺癌主要見于外周型。這些突變包括efgr、alk、her2、met、pik3ca、kras、ros1等。

  EFGR突變

  在亞洲人群中,EGFR基因的突變概率約為40%,是最常見的突變。突變位點為外顯子19缺失突變,外顯子21的L858R突變和外顯子20突變,其中外顯子19缺失突變為45%,外顯子21L858R突變為40-45%。目前,EGFR突變的靶向藥物已經發展到第三代。

  1.1 第一代TKI抑制靶向藥

  吉非替尼、厄洛替尼、埃克替尼

  厄洛替尼的生存效益優于吉非替尼。中位os和疾病控制率分別為65.8%和58.9%,10.7個月和9.6個月。厄洛替尼的副作用大于吉非替尼。因此,如果不是腦轉移,建議使用吉非替尼。非小細胞肺癌腦轉移患者血腦屏障透光率高,血漿暴露濃度高,血腦屏障通透性高于吉非替尼,因此埃洛替尼在腦脊液中濃度最高,并以顱內轉移為主。因此,厄洛替尼是腦轉移患者的首選藥物。盡管etinib的結構相似,但需要每天三次服用,峰和谷濃度大幅波動。Erlotinib每天只需要一次。厄洛替尼的半衰期、治療濃度和生物利用度最好。厄洛替尼的缺陷是相對較大的副作用。

  1.2 第二代TKI抑制靶向藥

  阿法替尼(2992)

  阿法替尼是EGFR突變中HER2突變的罕見突變,對T790M突變也有一定的影響。它也是一種EGFR陽性轉移性非小細胞肺癌的靶向TKI抑制靶向藥物。目前印度Cabunn有一個復制版本的Caprane工廠,效果仍然不錯。

  1.3第三代TKI抑制劑靶向藥物

  奧希替尼(AZD9291)

  Oshitinib的上市可以說是非常出色的。奧什替尼是2017年最耀眼的明星藥物,因為服用奧西替尼的患者平均無進展生存時間(所謂無疾病漸進生存時間通常被定義為患者的治療,隨機選擇一定的時間直到腫瘤復發或因多種原因死亡),患者的總生存時間。10.1個月,我們可以看到奧西替尼的效果有多好,但是由于原藥物價格昂貴,市場上還有一種通用的奧西替尼藥物(參照相同劑量、安全、效果、質量、效果、適應癥和藥物名稱作為原藥物)。),主要在印度的Caprane Oshitini和孟加拉國的INCEPTA Ohiteni,它們比原藥便宜得多。

  2.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

  ALK是2007年發現的一種間變性淋巴瘤激酶(Ana塑料Lymphoma kinase,ALK),在肺癌患者中,由于細胞染色體的倒置,導致了腺泡微管相關蛋白4(EML 4)基因和ALK基因的重排,從而導致肺癌的擴增和發展。肺癌eml4-alk基因重排(又稱alk陽性)是近年才發現的。主要發生于非小細胞肺癌(nsclc),約占肺癌總數的3-5%。盡管ALK陽性肺癌只占總人口的一小部分,但中國每年的ALK陽性肺癌發病率至少為3萬/4萬。研究表明,alk陽性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平均年齡約為52歲,他們在肺癌中已經很年輕。無EGFR突變和非吸煙肺癌患者ALK發生率為25%,低于30%。我國野生型肺癌中alk陽性率在egfr和kras中為30%~42%。

  2.1 克唑替尼

  氯唑替尼(Clozotinib)是輝瑞公司(Pfizer)開發的一種具有競爭性的ATP多靶點蛋白激酶抑制劑。alk陽性非小細胞患者的表現十分突出。克洛佐替尼是治療非小細胞肺癌(NSCLC)最迅速發展的靶向藥物之一。2011年在美國股市上市。發明家崔景榮博士是一位科學家,他為自己是一名華裔美國人感到自豪,他通過科佐丁尼獲得了第38屆國家發明家獎。對于ALK陽性的非小細胞肺癌患者,一線氯唑替尼治療比基礎化療有更長的無進展生存期(從隨機進展到首次發病或死于任何原因)。),因此,克洛佐替尼被確定為ALK陽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首選一線藥物,而氯唑替尼的二線治療優于化療,是化療的理想選擇,因此,如果在一線治療時不使用氯唑替尼,建議對ALK陽性的非小細胞肺癌使用氯氮替尼作為第二線或后續治療。凱托里尼在印度卡布寧的卡普蘭工廠有一個復制版本的印度,而且效果很好。

  也有阿萊克薩、阿萊克替尼、賽瑞替尼、布里加廷、恩薩蒂尼和三代靶向藥物勞拉蒂尼(3922),這些藥物并不常見或正在開發中。

  3. HER2 突變

  HER2基因擴增和HER2基因突變是兩種不同類型的突變,很少同時存在。her2突變在非小細胞肺癌中很少見,幾乎所有突變都發生在外顯子20中。HER2基因擴增更屬于吸煙的男性患者群體,而HER2基因突變更可能發生在非吸煙女性患者人群中。研究還表明,her2基因擴增是egfr靶代獲得性耐藥機制之一。her2擴增被認為是egfr耐藥的機制之一。抗性機制不同于t790m突變。her2基因突變不僅發生在肺癌中,而且也發生在許多惡性腫瘤中。這是一種罕見的突變。

  如上所述,對于HER2突變,阿法替尼是HER2突變的靶向藥物。

  4. KRAS突變

  kras突變在肺腺癌中的突變率最高,但不幸的是,由于該部位藥物開發困難,目前尚無有效的靶向藥物。

  如果身體允許,建議對放療和化療進行治療。我們也可以嘗試非常流行的免疫療法pd-1單克隆抗體。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一種名為Carboritinib(XL184)的靶向藥物,它是非小細胞肺癌靶向藥物的“世界之王”,所有這些藥物都是184,卡博蒂尼的目標可以說是非常大的,并且達到了184的目標,VEGFR 1/2/3,ROS 1,RET,Axl,NTRK,KIT。一般靶向藥物是1-3個靶點,它可以有多達9個。正是由于大量的靶點,這種藥物才被掩埋,導致機制不明確。但也有臨床表現,對于ret和egfr野生型有非常顯著的療效。

  Cabotinib沒有計劃在中國上市,根據過去的經驗,因為Cabotinib目前沒有臨床試驗,很難預測該國上市時間將遠遠超出預期。

  卡波替尼是一種多靶點酪氨酸激酶抑制劑。通過抑制多種腫瘤相關激酶受體,抑制腫瘤生長,控制腫瘤血管生成。

  卡博替尼研發機構

  Exelialis是一家以加利福尼亞為基礎的制藥公司,致力于基因組學和Cabotinib的研發。卡博蒂尼自2004年和12年前開始研發以來,已上市8年,耗資高達20億美元,但截至去年,其銷售額僅為3.5億美元。由此可見,卡莫替尼作為一種昂貴的藥物,是昂貴和合理的.

  對其他藥物產生耐藥性,治療效果不理想,對卡博替尼有需求的患者可以考慮前去美國治療,麻省醫療國際可以幫助聯系美國排名前十的醫院專家,美國專家團隊詳細檢查之后會制定適用于患者的個性化治療方案,去美國治療可以享受到國內未上市的最新藥物。

  以上是一些肺腺癌靶向藥物的常識。如果病人想要選擇,他必須先做基因檢測,然后根據醫生的意見選擇藥物。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

非小細胞肺癌,肺腺癌,靶向藥物

為國內客戶提供美國專家會診、赴美就醫、高端體檢、精準醫療、醫護培訓等一站式海外醫療咨詢服務出國看病/遠程會診費用、流程,“掃一掃”了解更多!

點擊立即咨詢
彩票大赢家老时时彩 007球探足球比分 黑龙江十一选五 奥运网球比分板 nba比分直播网 雪缘园英超 澳大利亚足球超级联赛雪缘园 快乐十分 北京快三 亿客隆彩票app官方下载 篮球比分直播捷报网 福建十一选五 南粤36选7 竞彩比分直播澳客 河南22选5 26选5 雪缘园棒球比分